不知这两组人会不会便是来自那里

admin
楚笑阳先把棺木悄悄放置妥当,然后循着声音进入一片乱草树棘中。乱草横生、枝林茂密,越向里走,愈是荒凉。就在这时,楚笑阳忽的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。楚笑阳寻着花香,拨开长及腰间的茂草,行了十余米。当他钻出被繁枝乱叶遮住的绿色林障时,眼前一朗,一片青色怡人的草地现在眼前。草地的中央生着一棵高达十余丈的银杏树,树冠几乎覆盖了整片草地。绿叶遮阴、枝叶繁密,最稀奇的是粗及五、六人环抱的树干上生满了碧青色的苔藓,花香便是自这棵上飘下来的。楚笑阳的视线向上望去,眼里只有一片无穷碧色。他围着树转了一圈,又侧耳听了听,四周除了风从林中滑过的声音并无其它异常。他眼珠转了一转,又慢慢循着原路退了出去。过了半柱香的功夫,只听树冠里传出一声长笑:“好妹子,咱们也下去吧!”随着话音,一个白色的身影抱着一个人轻飘飘地落了下来。只听那人长叹一声:“没想到啊,没想到,叶某竟有如此艳福,在飞雪山庄居然碰到如此貌美的小妞。哈哈哈。”口里讲着,一只手则不安份去解怀里人的衣衫。躺在他怀里的是一个清甜之极的小姑娘,此刻她全身僵硬,口里已发不出丁点声音,只有两只眼睛露出惊骇之极的目光。这女孩子正是慕容典典。原来方才白衣人掠走棺木,谢琅等人去追。慕容赋见众人中十有八九都中了毒,怕再有变故,招呼几个功力精湛、中毒未深的名门弟子由山庄的家丁领路,互相搀扶着把大伙移到后院。他虽一直留心着慕容典典,但混乱中一个没注意,还是让她偷偷溜走了。慕容典典溜到后山,看到那两个白衣人的尸体时,心扑通扑通乱跳起来。她在附近找了一圈看不到人,心里一慌,不知不觉拐进了一条的荒置的岔路,正好被叶遥撞见,被掳进这林子里。风吹在身上有凉丝丝的,慕容典典侧目望去。原来她身上的外衣,不知何时已被叶遥解开了。月白色的内衣散发出诱人的少女气息。叶遥的眼中简直要眯出火来,他低下头,准备在这张美丽的脸上一亲芳泽。两串泪水从慕容典典的眼睛里滚了出来,正当她准备咬舌自尽时,只听几声飞鸟掠林的声音,两个声音同时喝道:“放开她。”“放开她。”这三个字听在慕容典典耳里,只觉世上所有的声音加起来都不及这三个字美妙动听。“放开她。”叶遥听到这三个字,满腔的欲火都转成一股怒气,他头也不回的向发出这声音的地方打出一把暗器。好一把暗器。叶氏兄妹在江湖上向来为正派人氏所不齿。叶氏兄妹一个善于采花,一个精于采补。除此之外,叶家的暗器和使毒功夫却是一等一的。这世上所有阴险、毒辣、致命的暗器及奇门邪道的毒术几乎都被叶氏兄妹收罗网尽。这也是他们一直屡屡得手,又一次次逃脱的原因。现在,这一把暗器打了出去,叶遥相信绝不可能有人避得过。因为即使他躲过了十三枚透骨钉,也绝难避开九根追魂针。就算是他也避过了追魂针,但他却绝不会逃出三枚霹雳弹和那一朵雾花组成的死亡之唤。所以,叶遥没有回头,因为他不用,也没有必要回头。这世上不可能有人会逃出这一把暗器。他的嘴角又开始浮起笑意,准备在眼前这张美丽的脸上再一亲芳泽。这一把暗器打了出去……透骨钉、追魂针、霹雳弹和那一朵美丽的“雾花”“雾花”,白色的雾花。美丽的近乎的邪异,缥缈的近乎迷离。没有人能够说出它绽放的那一瞬间多么眩目。只因为见到它的人都已经随着它的绽放悄然死去。密林中突然静寂了下来。四周一下子变得无声无息,连风吹树叶的声音都听不到了。叶遥微诧的转过头,奇怪这周围怎么一下子静下来了。然后他便看到了一幕事实。一幕它难以置信的事实。透骨钉和追魂针都打在叶子上,零零落落的散了满地。三枚霹雳弹被一男一女分握手中。而那雾花正静静的躺在另一个人的手心里。那么安静,那么可爱。叶遥瞪着那朵雾花。雾之花,一触到任何物体便自行绽放。白色的雾迅速弥漫开来。凡是全身沾上一点或吸入一丝,三步之内便会倒地身亡。叶遥不相信,不相信这世上有人可以如此轻、如此快的用手接住这朵花不使它绽放。叶遥奇怪,奇怪这朵雾花会躺在什么人的手里。然后,他便看见一双眼睛,一双满是剑气的眼睛。叶遥不禁一窒,这种类似的感觉他已经历过一次。那就是冷公子那冷冷的目光。他的手心沁出了冷汗。他知道今日不但不能得到慕容典典,而且自己能否能逃的出去都是个问题。但叶遥毕竟是叶遥,一个惯于使用卑鄙伎俩的小人。心念闪动之间,他已经抄起一把剑,架在慕容典典的颈上。森森的寒光触到慕容典典的肌肤,她不敢再看,不敢再动。叶遥盯着面前的谢琅和楚笑阳,一字字道:“谁若敢上前一步,我便杀死她。”听到这话,两个人同时交换了一下眼色,点一点头。然后,这两个人便同时动了。叶遥见三枚霹雳弹自不同方向向自己打来,一惊之下,把慕容典典向前一抛,身子同时向后疾退。眼看其中两枚霹雳弹要落到慕容典典身上,突的,二道绿线一闪,拦腰截住霹雳弹的去势。谢琅用两片叶子拦下霹雳弹,然后展开身形向叶遥逃走的方向追去,雪飘飘紧随其后。楚笑阳则抢身抱住坠落的慕容典典,向外面滚去。身后,轰隆隆几声巨响,林中登时火光冲天。当他抱着慕容典典跌跌滚滚来到一棵树下,站定身子,低头向怀中的人望去时,正撞到慕容典典迷迷惘惘的眼睛。美丽的、睫毛上还挂着一颗小小泪珠的黑眼睛。慕容典典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,感觉到四周一股灼热的气流正不断涌来。当她弄明白自己被人救了的时候,不禁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,眼泪似断线的珠子滚了满面。楚笑阳不知所措的抱着她,呆呆的看着她哭成一朵带雨梨花,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慕容典典抬起泪眼:“是你救了我。”楚笑阳点点头。“那你能不能帮我解开穴道。”楚笑阳左手慌忙解开慕容典典的穴道,右手仍旧抱着她,忘记放下来。慕容典典躺在他怀里,一字字道:“既然你解开了我的穴道,为什么还不肯把我放下来。”楚笑阳大窘,急忙放下慕容,尴尬之极。慕容典典见自己衣襟半开,面上一红,瞪着楚笑阳道:“喂!看什么看,不知道君子要非礼莫视吗?”楚笑阳的脸一下子红的比她还历害,急忙用力转头,脖子都扭得痛了。慕容典典掩好衣襟,想起方才的事脸不由也烧起来。她咬一下嘴唇,对楚笑阳凶霸霸道:“等下见了我爹,不许你讲刚才的事。”楚笑阳忙不迭的点头。慕容典典跟着楚笑阳取了棺木,走出林子,楚笑阳道:“我们要马上把棺木送到一个稳妥的地方。”话音未落,头顶忽地旋起一阵阴风,一个声音哑笑道:“还是交给我们兄弟最为稳妥。”说话间,几团黑色的影子如一团乌云遮住了二人。楚笑阳肩上突的一松,棺木已游游晃晃飞了起来。听到这嘶哑的笑声,慕容典典不由自主睁大双眼,向上瞧去。六个衣著古怪的黑衣男子手中分别握着两根似爪似钩的武器,拖起棺木向后山飞去。慕容典典见那几个男子头冠上铸着一个尖利弯曲的鸟嘴状饰物,臂膀间则分别连着两片翼形的蓬风。一张脸上涂得黑黑白白,辩不清模样。脱口奇道:“咦,这几人怎么生得象乌鸦一般。”一个黑衣人回首对慕容典典桀桀一笑。道:“小姑娘眼力不坏,咱们兄弟的绰号便是‘天鸦’。”这声音沙哑难听之至,慕容典典不由吓了一跳。楚笑阳注意到这几个黑衣人背上都连着细密纤长的银线,延绵不绝直伸向林木深处,一张一驰间,银线也跟着一收一纵。从下面向上一望,仿佛几只黑色的大鸟在空中低低飞行,不由吃了一惊。再讲冷公子和阿瑶先前本是随着谢琅追下去了,看到双怪和雪家兄妹都紧随在谢琅身后,阿瑶低头在冷公子耳边低语几句。冷公子听罢,脚步慢了下来,待众人去得远了,阿瑶和冷公子返身回来,寻到半山腰上一方凸出的石崖,俯在上面向下观瞧。这石崖高峻突兀,四面辖亮。人在上面,山庄周围几十里内的物事都尽收眼底。方才发生的一连串变故自然都没逃到过阿瑶和冷公子的眼睛。有一会儿,楚笑阳钻进密林,没了形迹。冷公子有些焦躁起来。阿瑶拍拍他手,嘱他沉住气,片刻后只见谢琅和雪飘飘循着方才楚笑阳去的方向追了上来。当看到谢琅展开轻功,似一只机警威猛的雄鹰。而身边的雪飘飘身姿轻灵, 棋牌游戏电子平台如一只优美的白鸽紧紧伴随在他身旁时, 美女真人在线棋牌冷公子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, 可以赢钱棋牌游戏排行榜冷哼一声。又过了一刻钟的功夫, 能赚钱的棋牌游戏下载楚笑阳和慕容典典从林中钻出来。看到棺木重现,冷公子便要下去,阿瑶按住他手,让他静观其变。果然,天鸦忽现,夺了棺木,直奔后山而来。见雪小竽和龙二追寻的方向,正是天鸦返回的路线,阿瑶微微一笑道:“冷弟,这下可有得好戏瞧了。”果不其然,雪小竽、龙二和天鸦一打照面,便动起手来,中间后面两人落站地下,与雪、龙二人斗在一起,其余四人则继续拖着棺木急急飞行。谢琅和雪飘飘这时也返了回来,截住了天鸦的去路。一条小路上,前后两段都打斗起来。一直随在后面窥视的绿袖见此刻无人顾暇棺木,上前拽住棺木用力去拖。雪飘飘看见,一式“柳絮轻扬”落到绿袖面前,静静望住她。绿袖又是把群蛇聚拢,围攻雪飘飘。雪飘飘纤腰轻摆,步步莲花,群蛇竟沾不到她一丝衣袂,而雪飘飘却云袖飞舞,直袭绿袖全身,绿袖被迫得连连后退。阿瑶不禁赞道:“冷弟,这位雪大小姐的流云袖倒是使得颇见功夫。”冷公子没有答话,眼中却掠过一丝郁色。两组人混在一起,雪小竽和龙二没有武器,堪堪天鸦打个平手。谢琅虽是以一对四,却是渐渐占了上风。冷公子正看得专注,阿瑶忽一指远处道:“你看,那两个红毛杂种又来了,这回,可真是热闹了。”当双怪跌跌撞撞爬上河岸时,其中一个白衣人在磕碰中竟被撞开了身上的穴道,便抬手帮另一个解了。双怪的鼻子甚是灵敏,居然嗅着雪飘飘身上散发的缕缕清香,东兜西转的找到了这伙人。黑白两路人马一撞面,立刻便争吵起来。冷公子和阿瑶在上面虽然听不到他们在叫嚷些什么,但无疑双方是旧识,看他们相互争执,显然都是在指责对方,双怪也在一旁跟着蹦跳喧嚣。冷公子皱眉道:“阿瑶,他们都是些什么人。”阿瑶略一沉思:“你听没听过江湖上有一个传闻,是关于一个极神密的教派,唤作‘阴阳极’的。”冷公子摇摇头。看着下面的黑衣人和白衣人,阿瑶缓缓道:“这个教派最喜收集和剽窃各大门派的武功和秘笈。但因为他们行事隐密、诡异,是以做过许多悬案,却一直不为人知。最近几年,不知怎的,做事喜欢张扬起来。所以江湖上渐渐有了不少关于这个教派的传闻。据传此派的老巢便在湖北境内叫什么阴冥城、阳圣界的。不知这两组人会不会便是来自那里。”这时,下面的白衣人已命巨怪扛棺木速走,雪小竽和龙二拦住双怪去夺,那巨怪便把棺木向上一抛,掠过众人的头顶,另外一个巨怪在外面接住,刚迈开双足,却又被谢琅拦住。一时间,棺材仿佛成了戏台上众武将手中抛来抛去的巨形枪棍,在几组人手里传来传去。见此情景,冷公子忍不住道:“这棺材里到到底有什么古怪,这么多人争来抢去?”阿瑶道:“我也猜不出,莫非我们要取的东西真的藏在里面不成……。”说到这儿忽的打住,眼睛一亮,指着下面道:“冷弟,你看。”就在阿瑶讲话的当口,棺木再被掀起时,撞到一棵大树上。在半空中一声爆响,棺木粉屑飞扬,棺底已然裂开一个大洞,企业动态一团黑乎乎的物事从里面直坠下来。未等及地,这团东西忽的一展,似一个球般纵起丈余。这回众人看得清了,原来是一个穿著紧身短衣的男子。那男子背上系着一个长形盒子,身形虽然矮小,却甚是轻灵。刚一坠地,便抓住垂在树下的一根长藤,向前一荡,已如猿猴般跃出丈余了。黑白两组人马见势,忽喝一声,分两侧包抄过去。雪飘飘和谢琅则同时奔到棺木处,冷公子在上面探出身子却看不清棺木里面的东西,阿瑶则紧紧盯着那跳跃着的黑衣小子。黑衣小子轻荡几次,眼看着就要没入林中,在他前方忽的现出一男一女来,正是窥侧已久的叶氏兄妹。黑衣小子大概晓得叶氏兄妹暗器的厉害,急急折身回来。这时四周众人已把他紧紧包抄起来,黑衣小子把身后的长形盒子解下扔给谢琅,喊道:“给你,要好生保管,里面便是他们要的东西。”几帮人见谢琅接住盒子,都虎视耽耽的围了上来。而那黑衣小子趁势几个起落,已没入丛林中不见了。冷公子站起身,正欲下去。阿瑶扯住他,不挪不动,双目自林中慢慢搜索。直到那黑衣小子自林中的另一端又冒了出来,双眉方一舒。对冷公子道:“你在这里,暂不必动。看我回到山庄后,在下去到马棚那等我。”说完,也不及解释,便匆匆下去了。冷公子想问什么,见她满面喜色,脚步匆忙,便没有问下去了。只是心里暗暗纳罕:明明东西就在下面,为什么不要我去夺。冷公子在崖上见到阿瑶的身影若隐若现,向山庄方向而去。而刚才出现的一班人马此刻亦也消失不见,不知谢琅把他们引向了何处?空荡荡的路上,只有雪小竽独自守在棺木前。冷公子心念不由一动,想这次来便是为雪行义和那盒子里的东西而来。虽然雪行义猝死,但这死来的也忒突然了些。倘若不见尸首,终究还是放心不下。雪小竽已受内伤,此刻不去,更待何时。心念至此,辩清路线,飞身下崖,只奔棺木而来。雪小竽刚才嘱龙二和雪飘飘速速护卫谢琅,雪飘飘不放心,要留下陪他一起。雪小竽摇头道:“众人并非为了爹的棺材,而是为了那个盒子。虽然我不知盒子里有什么秘密,但定和雪家有重大干系,你快去帮谢兄。”雪飘飘和龙两只好追随而去。雪小竽喘口气,倚着棺材坐下。抚着棺木,慢慢皱起眉头,百思不得其解这黑衣人是如何钻进这棺材里的。半盏茶功夫过后,冷公子已来到棺木前,却没了雪小竽的影子。林际幽深、树木苍翠,四周一片死静,只有一个黑色的棺材孤零零的放在路上。冷公子吸口气,来到棺材前。棺木盖露着一条缝隙,象被人刚刚打开过还没来得及盖好。他咬咬牙,伸手掀开棺盖,一层白色的雾气顿时弥漫开来。冷公子纵身后跃,屏住呼吸,却不知自己已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。正在此际,身后的灌木丛忽的传出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声音甚是凄厉,只映得半山都有了回声,冷公子面色不禁一变。他顿了一下,却不理会,仍是一步步走近棺木。雾气渐散,棺材里果真静静的躺着一个人。那人面色青白,双目紧闭,五官轮廓和雪小竽颇有几分相像。冷公子伸手碰碰尸身,僵硬冰冷的身体透着阴气从指间传来,令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。冷公子凝目细看,尸身锦衣华缎,镶玉带金,想起此人和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,自己苦苦等着这一天,没想到却让他这么便宜的死了。又想到这十几年来的等待转化成的仇恨,怒从心起,抽出腰中佩剑,挺身向尸身剁去。一阵微风拂来,无形无迹,无声无息,自四面八方吹了过来。冷公子的剑定在那,忽觉这突如其来的风带来了死亡的冷意。纯粹是第六直觉,冷公子来不及多想,跳进了棺材里。棺材里面很宽、很大,冷公子身子贴着棺板,仍是不可避免的碰到尸体。一触到那冷硬的躯体,他身上忍不住泛起一层鸡皮疙瘩,胃里也一阵恶心。等他踢开盖子,整个人从棺材里跃出来时,四周静悄悄的,已没有了方才风的感觉。冷公子低下头,棺材是用上好的红木制成,漆亮滑的如女子头上的刨花油。但此刻这亮如发髻的木头上却布满了无数个细如牛毛的针孔,棺木上泛出斑斑点点的青色。这针,显是淬有剧毒。一阵蟋蟋索索的声音从左侧传来,冷公子飞起一脚,把棺盖踢了过去。这一脚贯足了内力,盖子飞出去,登时削平了一片灌木。他口中喝道:“何方宵小,偷偷摸摸躲在暗处,有本事出来和我单打独斗。”话音未落,又是一蓬细针自一丛树后打了过来。冷公子剑划出一个半圆,一阵毛毛细雨纷纷落下,他提着剑追过去,树后空荡荡却没有人影。恰在这时,背后劲风大作,冷公子手腕一转,人未回身,剑已刺了出去。“扑”传来的一声闷响。冷公子回过身来,长剑已穿过来人的身体,自此人背后露出来。冷公子定睛细看,不由后退一步。雪小竽面色惨白,双目瞪着他,嘴角犹自挂着一缕血痕。血正不断的自胸前涌出,顺着剑身滴滴答答落在地上。冷公子大惊之下回身抽剑,但剑插得太深,一下子竟没有拨出来。雪小竽瞪着两只无神的眼睛,定定的瞧着他,冷公子的心口不由突突乱跳起来。当下脑中一片茫然:我,我怎会一剑杀死了他,阿瑶嘱我不可伤了此人。我现在却把他杀死了,我…..。”忽觉身旁有异,一转脸,雪飘飘、谢琅和龙二正站在身边。雪飘飘身子抖成一团,指着他的脸,口中却发不出一个字,冷公子下意识的摇头:“不是我。”而雪飘飘身子一软,已没了意识。龙二目龇欲裂、气血上涌,刚想冲上前,双足却怎么也迈不动,原来惊怒之下,一口真气岔住,气血逆流之下,加之又受了内伤,两条腿跌坐在地上竟是动弹不了了。只是口中嘶声骂道:“你这个狗娘养的小畜生。有种过来,连老子一道砍了。”冷公子双目一森道:“你敢骂我妈妈,我便连你一并料理了。”刚拨出剑来,谢琅已挺身护在二人面前。冷公子张张口,欲说什么,终于跺脚离去。谢琅把雪飘飘扶靠在到树干旁坐下,双掌抵在龙二背上替他输入真气。他知此刻大为凶险,若不护住龙二心脉,他定会受极重的内伤,是以不敢置二人不顾去追冷公子。冷公子神思恍惚,依稀辩着方向,向马棚处和阿瑶会合。阿瑶正一脸喜孜孜的等着他,见他神色有异,心下一惊,跨前一步,颤声道:“冷弟,你,你受伤了么?”冷公子摇摇头,缓缓道:“我,我方才杀了人。”阿瑶心下一宽:“你第一次杀死人,难免有些心慌意乱。冷弟,这没有什么干系,你杀他,自是因为那人该死。”说着话,拉住他手臂:“我们快些离开这山庄,迟了怕夜长梦多。若被他们发现缠住,又须要费一番手脚。”冷公子应一声,却不迈步。阿瑶目露诧异,冷公子吸口气,慢慢道:“我杀的人是雪小竽。”阿瑶呆在当地,暗暗叫苦,待听完冷公子方才经历,她立刻摇头道:“雪小竽不是你杀死的。”冷公子俊目一闪,阿瑶道:“来人自背后偷袭,定是全身戒备好的,哪里有往剑尖上撞的道理。以雪小竽的武功,断断不会一招致命。”冷公子初时也愕然不已,但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,自己的剑又确确实实插在对方身上,哪里还往别处想。此刻经阿瑶一语道出,心里登时一宽。阿瑶听冷公子讲谢琅等三人恰在当场,眉头微簇:“不管雪小竽是谁杀死,凶手显然心存歹意,好让咱们跟雪家结更大的梁子。”见冷公子露出郁色,拍拍他的手:“也罢,咱们本是寻仇而来,还怕别人冤枉怎着。”冷公子道:“雪小竽一死,只怕找不到那样东西了。”阿瑶低笑道:“你难道没发现我身上多了样物事吗?”冷公子这才注意到她手上提了一个长形的盒子。阿瑶道:“此处不是讲话之地,待会儿我在告诉你怎么回事。”于是拉着他潜到来到马棚后的谷仓,里面摆放着不少农具、粮食和其它杂物,草料则被堆放成一个个小丘。二人钻进一片草垛里,阿瑶道:“方才棺材里有人窜出来,我便知事有蹊巧。那黑小子把盒子抛给姓谢的,我就想:盒子里的东西若是真的,他怎会那么轻易给人,是以便暗暗留心追随他而去。果不其然,他又转回了大厅,等他把埋在青石下的盒子拿出来,我便取出暴雨梨花针来。那呆子识得厉害,乖乖走了,我看他轻功甚高,放心不下,果然,他又如鬼寐般转回来抢这盒子,哪晓得那是一个盒子上早被我布了毒……哼!”说到此,灿然一笑。冷公子一惊:“你把他毒死了。”阿瑶摇摇头:“只管叫他七日之内使不出丝毫武功便是,我知你不喜看我杀人。”“那我们现在怎办?”冷公子问道。“今日我们大闹飞雪山庄,遇到这么多怪事,到底是何人仿佛料到我们今日要来一般。此前,你我从未踏入江湖,别人又怎知雪行义夺了你家剑谱。现在看来,雪小竽的死八成便是别人布的局。哼,别人都以为咱们定是早已走远了,今夜我们就偏偏在去雪家一趟,看看能不能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来。若不弄清楚雪行义的死因终归叫人心里不踏实。”冷公子点点头,阿瑶拿过盒子缓缓打开,冷公子咬紧双唇,凝目望去。两双眼睛却慢慢瞪大了,愣在那里……

  排列三第2020091期奖号为:599,其奇偶比为3:0,大小比为3:0,奖号012路比为2:0:1。

,,太阳城官方开户网

Powered by 斗牛棋牌游戏在线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